爱上大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爱上大文学 > 金融巨擘30年 > 第315章 道法之伤

第315章 道法之伤

李景元微微点头,露出一丝豁然开朗的领悟,目光深邃地看着何敏,语调庄重地道:“那便请你以真挚之心,向李真人赔罪吧。”

曹让心知何敏此举不过是特意前来挑衅他与李景元,他也针锋相对地回应:“真是千载难逢,竟有幸目睹此等景象,主动上门道歉之人,倒是少见得很哪。”

何敏闻此,嘴角微微抽搐,脸上傲气尽失,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愤慨之色。但她转念间意识到这一切皆因自身所致,如今只能硬生生吞下这份憋屈,默默承受这一枚苦涩的因果丹。

“李真人恕罪。”何敏向着李景元深深地施了一礼,九十度的弯腰表达了她诚挚的歉意。

李景元并未立刻起身扶住何敏,而是径直走向座驾,对身旁的驾驶员吩咐道:“启程,返回宗门。”

留下的何敏面色铁青,朝着李景元离去的方向大声咆哮:“李真人,你给我等着,我早晚会让你付出代价!”

张律师立于何敏身侧,望着她这般盛怒之下,明智地选择了沉默。此刻,任何试图安抚的话语都可能成为点燃何敏怒火的导火索。

郑律师察觉到这是一个展现自身神通的好时机,特别是在张律师选择保持缄默之际,无人能与其争锋。于是,郑律师趁机靠近何敏,柔声慰藉:“何掌门,这场法会虽败北,然而请掌门放宽心境,李景元此刻正如秋后的蚊蝇,命不久矣。”

郑律师内心对自己的言论颇为满意,觉得既抚慰了何敏的情绪,又在她面前巧妙地贬低了李景元,想必此举必能让何敏对自己另眼相看。

然而,张律师看向郑律师的眼神却由惊愕转为了嘲讽,暗自思量:这家伙脑子怕不是进了水吧?这时候何掌门需要的是宽慰吗?分明是要发泄心中的愤懑才是啊!遭受如此耻辱,她心中犹如烈火燃烧,此刻若有人敢开口,无疑是自寻晦气。

果不其然,何敏听见郑律师的话后,脸色愈发阴沉,她双眸喷火般瞪视着郑律师,厉声道:“你这是何意?莫非是在讥笑本座自取其辱?”

郑律师被何敏骇人的神情吓得呆住,连连摆手否认:“何掌门,弟子不敢有这样的念头。”

何敏雷霆大怒地质问: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笑话我不及李景元修行高深么?”

“不,不敢,何掌门误会了。”郑律师此刻才真正理解为何张律师先前一直保持沉默,原来触怒何掌门是多么危险的一件事。他满心凄楚地转向张律师,期望他能在此刻伸出援手……

然而那位深谙世故的张修士又怎会在何仙姑怒气勃发之际,替口拙的郑道士美言几句呢?尤其是这位郑道士不仅心智钝拙,还屡屡试图在何仙姑面前抢夺他的光彩。张修士觉得正好借此机会给郑道士一个深刻的教训。

面对张修士的冷漠旁观,郑道士只能苦涩地独自承受何仙姑雷霆之怒的洗礼,这场怒火烧灼了一个时辰,期间郑道士几乎被何仙姑责骂得颜面无存,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口,唯唯诺诺地听着何仙姑训斥。

郑道士内心深处早已将张修士恨入骨髓,不但未帮他解围,反而露出一副隔岸观火的得意神情,这让郑道士越发愤慨,暗自琢磨着是否该找机会反击张修士,让他也尝尝被人置身事外的滋味。

待何仙姑的怒火稍有平息,张修士便假意替郑道士辩解说:“何仙姑,郑道士此举亦是出于一番好意,欲安抚于你。”

“我需他来安抚?他是何方神圣?”何仙姑瞥了一眼宛如受辱小厮般的郑道士,冷哼一声回应。

张修士面上仍旧春光满面,并未因何仙姑未给他面子而动怒,反而是笑容可掬地道:“何仙姑,如此说来,我还真得为郑道士说几句话。这些日子以来,郑道士为打赢这场法会之争倾尽心血,每日鸡鸣即起,夜半才歇,忙于筹备今日庭审所需的各类秘籍文献。你看,即便郑道士未能立下显赫战功,但其付出的努力与辛劳,总该有所承认吧。”

何仙姑朝张修士冷冷地哼了一声,并未正眼看郑道士一眼,尽管表面上已不再责怪后者,但她心中并未真正原谅郑道士。

目睹何仙姑对自己冷淡的态度,郑道士深知自己日后在何仙姑门下恐怕再也得不到重用,甚至随时有可能遭到剔除出门的命运。

张修士轻轻拍了拍郑道士的肩头,安慰道:“郑道士不必多虑,何仙姑一时气盛,过些日子便会转怒为喜。走吧,今夜我们共饮一杯,庆祝一番。”

郑道士脸色略有缓和,望着何仙姑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,低声自语:“看来我在何仙姑心中的地位只怕更低了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